真千金孕吐闹离婚傲娇战爷掐腰哄

第6章 呵~你别后悔(1 / 2)

《真千金孕吐闹离婚傲娇战爷掐腰哄》转载请注明来源:13小说网13xiaoshuo.cc

回到家里,萧母气得破口大骂。

“王蜡花那个老**,自己儿子都傻成那样还天天惦记别人家的好闺女。

王蜡花那么恶毒,难怪肚子不争气只能生个傻子,**活该!”

她听其他人说了,老**这几天一直在说,等她老二回部队将浅浅撬到他们家去,去给傻蛋子做媳妇。

听着听着,傻蛋子才学了两句出来说,实际上老**说的话肯定更难听。

这个时候不喜姜浅浅的萧熔难得都为她说起好话。

萧熔狗腿般跑到萧母身边,抚慰间还一直痛骂,“妈,我就知道王蜡花没好心,昨天就一直向我打听姜浅浅的事,原来她存的是这个心思。

下次见着她我肯定骂回去,让她别做白日梦了,就她家那傻蛋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萧母舒了口气,心情畅快多了,看向萧熔的眼神好多了,“行了,做饭去吧。”

接着交代萧燃,“老二,你在家要多看着浅浅,王蜡花是个歹毒的,别乖嫩嫩的媳妇被人骗了。”

萧燃看向桌前坐得笔直的姜浅浅,她一副准备干饭的表情,接收到他的目光后又对他投来一抹纯粹的傻笑。

察觉到自己嘴角上扬,萧燃立马收回笑,“知道了。”

真够傻的。

……

夜幕降临,萧母给姜浅浅烧了热水,搬了个专门给她的洗脸盆,让她端进屋里擦身子。

她东倒西歪的勉强将洗脸盆搬进屋内,里面的水已经撒了一半。

萧母一言难尽的盯着她,对着坐在门槛看星星的萧燃喊,“愣着干嘛?不懂得帮忙啊?”

萧燃被训得莫名其妙,起身见到这残局,厌蠢似的“啧”了一声。

姜浅浅站在原地缩了缩脑袋。

她感觉自己拿的挺稳的,为什么会撒这么多。

她怎么觉得自己和还没恢复时一样傻,

以后要是她说自己正常了,会不会没人相信啊?

萧燃将盆里的水倒满,快步走回屋内,冷冷瞥了姜浅浅一眼。

就这一眼,姜浅浅就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萧母放心了,麻溜的走回屋,屋内只有他们两**眼瞪小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娘子金安其他 / 全本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92万字一年以前
谍海王牌其他 / 连载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1091万字3天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枕着星星想你其他 / 全本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84万字一年以前
温柔瘾其他 / 全本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66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