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身要上进

第一百一十四章 怀疑加深

焰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13小说网13xiaoshuo.cc),接着再看更方便。

没时间询问太多,病人最重要,顾长宁二话不说便让长寿带着他身边的大夫去给舒云拂看病。

这慷慨的,在秋棠看来,无疑就是救世主啊,这一刻,这位不太熟悉的三爷在她的眼里散发着佛光。

看着千恩万谢的秋棠跟着长寿远去的背影,顾长宁笑着拉了拉身旁的树叶子,暗自嘀咕着,有这人情,应该能在舒姨娘那儿换一顿美食吧。

据说倚竹轩的美食一绝,舒姨娘看着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应该不会吝啬吧。

这边带着大夫欢天喜地的回倚竹轩的秋棠完全不知道,她眼中佛光普照的三爷心底里暗搓搓正流口水呢,这会儿她心里只念着自家主子,耽搁可这么长的时间,希望没耽搁事儿。

也幸亏秋棠回来的及时,舒云拂这次病的真的很严重,带着周大夫回到倚竹轩的时候,她烧得额头都滚烫了。

周大夫一见人病成这样,也是吓了一跳,把脉之后二话不说先下了几针,先给退热先,否则这人都要烧坏了。

也是直到这时候,她们才从周大夫的口中得知,舒云拂这病啊,不是气的,也不是累的,而是受了惊吓所致。

再加上平日里忧思过度,心神耗损,这才有了这场大病。

不过病一场也不是坏事,早发现早好,趁着机会好好调养身子,比一直暗暗不发,积蓄在身体里的好。

顾长宁的身体不好,身边常备的大夫自然医术也是很不错的,针灸之后舒云拂身上的高热很快退了下来,沉沉的睡去。

不仅如此,还开了足足三天的药,一日三顿,足够舒云拂喝得五官乱飞了。

病情虽然紧急,却并不严重,处理好一切之后,周大夫拿着雨燕塞给他的装满了金银的荷包高高兴兴的走了,三天后再来复诊。

只是出门之前,眼角的余光恍惚间像是扫到了一个形似英国公的身影窜进了那舒姨娘的屋子里,心中疑惑想要再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周大夫眨了眨眼睛,也只当是自己眼花了,毕竟上了年纪眼睛不太好用了,而且这夜色黑暗,只有烛火照明,看花了眼也不奇怪。

更重要的是,那位可是英国公啊,这里可是二房二爷的舒姨娘的院子,怎么可能呢!

想到这里,周大夫也不免的有些好笑,真是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千恩万谢的送走了周大夫与长寿,秋棠转身就变了脸色,小跑着返回了主子的房间,看着房间里的人,双手交叠,低眉垂眼的站在一旁等候差遣。

“大夫怎么说?”

周大夫还没老到老眼昏花的地步,他并没有看错,顾长亭的确是出现在了与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倚竹轩,这会儿还坐在舒云拂的床边,看着面色苍白昏迷不醒的人,浑身散发着让人害怕的气息。

如今的那些建筑,全都是木质结构,一经点燃,便很快烧成一片,什么都留不下,即便是护国公府的庄子也不例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温柔瘾其他 / 全本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66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小玲建军其他 / 全本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其他 / 连载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646万字10个月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