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栀

35. 安静

《春栀》转载请注明来源:13小说网13xiaoshuo.cc

一周后,刚好二月初一,黎萍镇整夜下起了大雪,第二天一早大街小巷到处是白晃晃的雪,崔安静推开阁楼的窗,带着冷风的雪气扑面而来,冻得耳朵红红的,她拍了张雪景发给谢行言。

崔安静:下雪啦!

谢行言也给她发了一张图片:嗯。

崔安静关上窗,靠在一边点开他发的照片,本以为也是一张白雪皑皑的照片,他的不一样,好像是凌晨的雪,天还没亮,满天像绒毛一样的雪出现在他镜头里面。

崔安静:你什么时候醒的?

谢行言:凌晨四点。

起那么早在干嘛?难道是熬夜工作吗?崔安静忍不住想。楼下传来林曼的叫唤,说谢行言已经到了让她快点。

崔安静这才想起来今天周一,得去医院复查。赶紧放下手机去换衣服。

她还浅浅化了一个淡妆。

她下楼的时候,林曼跟崔树生已经收拾好站在门口等她。

一起走出院子的大门,谢行言的车就停在外面,他下车站在车边等她,一身黑色的羽绒服,身段笔直,眉眼柔和,雪洒满他整个肩膀,仿佛跟整个雪景融合到一起。

“你干嘛站外面等。”崔安静走上前,下意识垫脚帮他把肩上的拍掉。

在其他人眼里,这是下意识的亲密动作。

谢行言看了看她身后的林曼跟崔树生,触到他们的眼神,头一次居然有点不太自然。

谢行言轻咳了声,拉下她的手,跟她说没事,然后打开后座的门。

“叔叔,阿姨,外面冷,您们先上车。”

崔树生看着他们欲言又止,林曼拉着他就钻进后座,将空间留给他们。

谢行言知道崔安静只是单纯关心他,并没想那么多层,他让她先进去。

他检查了一圈车外才上车,车里开了十足的暖气,跟外面冰寒的天气实在相差。

上了车崔安静才发现崔闹闹也在车里。

“你怎么也在?”

崔闹闹不开心,嘴开始巴拉巴拉:“姐,什么叫我也在,我是你妹耶,你生病我关心不是应该的吗。”

“……”

好在这场雪还没来得及将道路冻上不能通行,要不然今天铁定出不了门,但谢行言还是降低了车速,一个小时的路程他开了一个半小时,到医院的时候刚好九点。

崔安静又抽了三管血,拿去检测,结果说要下午三点才能拿到。

找了家饭馆吃完早饭后,崔安静便让林曼跟崔树生先回去。

此时才十一点不到,还得等三个多小时。不必让他们这么辛苦陪她。

崔树生一口回绝,目光时有时无扫向谢行言:“那怎么行!”

谢行言淡定抿了可热茶,没出声。

崔安静:“爸……”

“叫爸也没用,今天说什么……”崔树生态度强硬得很,还没说完林曼一把截断他的话,“那也行,我们就先回去等你们消息。”

崔树生扭头看她,显然很不满意。

林曼只好拉着他走到一边劝说,劝说了一会儿,崔树生还是有点不太放心。林曼只好叫崔闹闹留下来陪着她们,她这才安抚好崔树生。

崔安静给他们打了一辆车回黎萍,没一会儿,车就到了,等他们走后,谢行言起身去结账,店员告诉他账单已经结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复惊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13小说网13xiaoshuo.cc),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偏要勉强其他 / 全本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31万字一年以前
予你其他 / 全本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135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谍海王牌其他 / 连载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1091万字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