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宦为谋

48. 048(1 / 2)

天才一秒记住【13小说网】地址:13xiaoshuo.cc

薛淮倏的一怔,眼底泛出难以察觉的光。她竟真的在考虑我们的以后。

或许从对姜嫣倾心的那一刻起,权势对于自己已经没有了意义,哪怕如今位高权重,权势滔天,自己也并未觉得有多畅快,唯一的好处只是可以更好地护她周全。

他记得自己曾说过所求不多,只要能长长久久地看着她,哪怕站的远一点。

可是人是会变的,薛淮定定地凝视着姜嫣的眼睛,心里忽然就起了贪念——有关玄策军惨案的隐情就当作不知道罢,就当做自己从未听过那番话。这个人,这颗心,他想牢牢地握在手里。哪怕手段并不光彩,哪怕姜嫣将来会恨自己。

都是生来为人,都有七情六欲,好不容易盼到的光就在眼前,怎能心甘情愿地堕回黑暗里。黑暗里的滋味太苦了,自己熬了那么多年,拼尽力气走到现在,哪里还有回头的勇气。

气息颤颤悠悠的呼出肺腑,薛淮想起曾有人含着满嘴鲜血骂自己卑鄙无耻,自己当时激愤不已,亲手用弓弦勒死了那人,然而此刻回想起来,他忽然觉得那人说的很对,自己不仅卑鄙无耻,还胆小懦弱,连正面和高淳一较高下的勇气也没有。

可是这又哪里能怪他呢?

高淳是皇帝,是姜嫣的青梅竹马,而自己……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他在心底暗暗苦笑,苦涩漫到了眼里,刺得他眼睛生疼。他在疼痛中张开嘴,听到了自己轻而哑的声音:“没关系,只要你肯带我走,哪里我都跟你去。”

姜嫣目光幽幽的:“离了皇宫,你会处境艰难。”

“我知道。”

他在紫禁城里是权势滔天、人人惧怕的权宦,出去了只能是半男不女的阉人,不阴不阳的怪物,人人鄙夷、人人厌弃,任凭谁都可以来踩一脚。他知道,这些他都知道,可是相比能与姜嫣厮守终生,他觉得这些都没什么,都可以忍受。

伏在膝盖上的双手攥握成拳,薛淮努力压制住心口的激荡:“但是真的没关系,我不怕他们怎么看待我,我只怕你会因我受委屈。”

姜嫣唇边含了笑:“我不委屈,我们到时候可以选一处人少的地方,就我们两个,只是天长日久的,保不齐你会腻烦。”

薛淮一摇头:“不会,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怕只是消磨光阴也很好。我们可以春观万物复苏,夏看百花齐放,秋盼落日斜阳,冬天……外面下雪的时候,我给你在屋里支个炉子,我们围炉煮茶吃。”

姜嫣被薛淮的话牵动得想入非非,粉白的脸上漾出一抹淡淡的粉红,是个女儿家娇羞的模样。

薛淮看着她这副模样,恨不能立刻带她出宫,将方才所言变为现实。若真的变成了现实,他心头一颤,不敢想象那会有多美好。思绪在幻梦与现实中跌宕起伏,他几乎快到沉浸其中溺死过去,忽然手背上一热,是姜嫣握住了他的手。

姜嫣今日穿着一件碧青色的对襟长衫,宽大的袖口挡住了她手上的动作,在薄薄的一层丝缎下,她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薛淮的手心,像只灵活的小鸟,一动一动,动的他心里心猿意马,意乱情迷。

他能感觉到姜嫣是真的爱自己。不是敷衍,不是作戏,眼睛不会骗人,此时此刻,姜嫣的整颗心完全属于自己。

这样很好,不要变,千万不要变。

船很快靠了岸,薛淮亦步亦趋的走在姜嫣的斜后方,夕阳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又斜又长。两人步伐从容的走在金色的长街上,一高一矮,正好差一头,若不是知晓他们的身份,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们很般配。

脚下的路很短,心里的路却很长。

姜嫣踏进永宁宫的宫门,走了没几步,迎面看见宝珍笑意盈盈地朝着自己疾走过来。她见后面还跟着薛淮,于是行过礼才道:“娘娘,您瞧是谁来了?”说完,让到一旁。

姜嫣抬头看过去,就见不远处的香樟树下站着一个人影,仔细一瞧,辨认出是孟云祥。数月未见,她身形清瘦了不少,神态也是怯怯的,原本粉粉嫩嫩的脸上多了几分暮气沉沉的憔悴感,姜嫣一眼便知她这是受了不少罪。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家父隋炀帝》《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原血神座》《半岛:雪之守护》《四合院里种田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予你其他 / 全本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135万字一年以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2个月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只要你其他 / 连载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70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